番外——青杏尚小
作者:西风白马 更新:2019-11-12

“爹——爹——”小巍哇哇大哭着穿廊过径,到门口时还绊了一跤。

这回好了,她震天的嚷叫仿佛一下子让方圆百里都能听到。

但她一边哭着一边又胡乱抹着眼泪爬起来,拼了命迈开小腿向爹爹的书室跑去——娘出了天大的事,她只能向爹爹求救!

在她心中,爹爹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爹爹如往常一样正坐于书室中理事,她奔到爹爹面前,一手努力够着木轮的边缘,一手大力晃着爹爹的衣袂下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又是怎么了?大老远就听到你在乱嚎。”爹爹有点讶异地瞧着她,把她从地上抱起置于膝上,轻轻拭去她脸颊的泪珠。

“娘……娘……她——”她抽噎着也去用手背抹脸,可手背上不知从哪里粘了乌漆墨黑的灰土,不自觉间她娇嫩的小脸上尘屑与泪水便和了泥。

“你娘她怎么了?”

“呜呜呜……娘……娘不动了——你快和我去救她!”

“不——动?”爹爹像是摆出了一副伤神的表情,“那是得去瞧瞧了。”

她坐在爹爹的两膝,微风扑面而来,她的眼泪很快便止住了。

她最喜欢的就是这时刻,坐在爹爹怀里与他一同乘风破浪,这感觉就好似自己坐在站车上,能俯视众生挥斥方遒。

“爹爹,快点,娘还等我们去救呢!”她扬起稚嫩的小手,把爹爹带到了浮动着黑烟的房间,指指被浓烟遮挡着的角落,啪嗒蹦下地钻入烟尘中,“爹爹快看,娘在那儿呢!”

爹爹被烟雾呛到轻咳了两声,随即也驱动轮椅跟上了她。

“娘——娘——”娘就趴在台子旁,她使劲推着娘的身躯。

娘似是哼了一声,在她坚持不懈的推挤下醒转过来,撑起身子看着黑烟中的父女二人。

“娘,你没事了?!”她喜逐颜开,一头扎向娘,却又回眼向爹爹偷笑。

爹爹笑着扶起娘:“你在做什么,能把整间灶房都烧糊了?”

娘掸着身上的灰:“还说呢,小巍这孩子就是被你宠的,今天这样明天那样,不喜欢吃菜就喜欢吃肉!”

“对,我爱吃肉!”她嬉笑着插句嘴。

爹爹忍俊不禁,像是要憋出内伤,也悄悄向她瞥瞥眼,小声道:“你娘什么都好,就是这么多年过去,厨艺却一直不见长。”

“你和孩子嘀嘀咕咕什么呢?”娘蹙起眉,声音听来不悦。

“哈,我说看来是到了我一显身手的时候了,你看看你们两个,一个赛着一个像炭球,还不赶紧去洗把脸换身衣裳。”

那一晚的菜肴简直比大年夜还要丰盛,小巍左手一个鸡腿、右手一块排骨,在爹爹怀里狼吞虎咽,口中还不忘含糊不清地赞叹。

“你别只顾着自己吃,也给你娘夹块肉。”爹爹挠挠她的小腰,在她耳边道,“你没看她整晚都气鼓鼓的么?”

“她是气不过爹爹做的饭菜比她做的好吃!”她回过头脸贴在爹爹的耳垂上,又飞速地扭回脸张开小手伸向盘子,奋力抻长手臂把大鸡腿放到娘碗里,毕恭毕敬道,“娘——吃肉。”

娘瞥瞥她和爹爹,终于不再绷着一张脸,反倒把更多的肉夹到她面前。

夜深人静,小巍却一点也不困。

“快闭眼,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旺盛的精力!”娘掖好她的被角,就要吹熄火烛。

“不要嘛娘,等一会儿再睡,就一会儿!”她撒着娇,又把小胳膊从被子里抽了出来,“小巍想要听故事,听你和爹爹的故事!”

“那些故事你都会背了,还有什么好讲的!”娘不厌其烦地又把的小手塞回被子里。

她扭动着小身躯转转眼睛:“讲嘛,讲嘛!讲大漠中的那座鬼城,讲深山中的那片幽谷,再不然,讲讲那个莫名其妙的司徒空也好!”

每当娘在睡前给她讲起与爹爹的过往,她就会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去那些神奇的地方看一看,这些故事她百听不厌。

“好吧,那说好了,听完就睡觉。”娘缓缓拍着她,把她的思绪带入了无尽的幻境中。

春暖花开的日子,小巍觉得娘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爹爹,娘为什么长胖了?”她挑起小眉毛,一个轱辘蹦上爹爹的膝盖。

爹爹拍拍她的小肚腩:“这里大起来,自然看起来会不同。”

“这里?”她学着爹爹的样子也拍拍肚子。

这时娘走过来,带着狐疑道:“你们两个又在说什么悄悄话?”

“嘻嘻,娘,你快来!”她向娘招手,在娘靠近时把头凑近了娘的肚皮,用小拳头捅了捅,惊奇道,“咦,怎么好像有东西在里面?娘,你是不是病了?”

“娘不是病了,而是你要有玩伴了。”娘执起她的小手,把她五指展开,让她的手掌在腹上轻拂。

“玩——伴?”她恍惚,“这里面装着小弟弟?”

“许是小妹妹也说不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爹娘言笑晏晏。

“太好啦!我要有兄弟啦!”她欢呼雀跃。

不久之后的一个清晨,小巍还没睡醒就被爹娘提溜起来。

这么大阵仗是要干嘛?她睁开惺忪的眼睛,看见爹娘的装束都与平常不太一样。

“拿着这个,跟我们走。”娘把一把小铲子递给她。

她不明所以地跑着小碎步和爹娘到了院子里,只见一株杏树的幼苗躺在院中一隅。

“你来把它种下去。”爹爹指指那杏树,眼里出现了威严的光。

她跑过去瞧一眼幼苗,又跑回爹娘身边:“它那么大,我这么小,我还没有它高!”

“所以才要你去种它,看看我们的小巍是不是很快就能长得比它快。”爹爹饶有兴味地瞧瞧她,又把她带回了那幼苗旁。

“我怎么会输给一棵树?!”她不服输地撇撇嘴,把小铲子戳入土地。

没过几时,日头便升得很高,她已大汗淋漓。而幼苗站直了却又倒下,她反反复复累得气喘吁吁。

娘瞧着她不得其法,想要上去帮帮她,可又被爹爹拦下来。她竖起耳朵偷听,想知道爹爹和娘说了些什么,却被爹爹严厉的目光吓回去。

不行,她怎么能让爹爹小瞧!她咬咬牙,与那不听话的幼苗开始了最后抗争。

最终,她的不懈努力有了回报,幼苗彻底被她征服。她乱抖下身上的土,得意洋洋地迈着大步回头昂首走回爹娘面前。

爹爹启唇轻笑,而娘则敲了敲她的小脑瓜道:“小巍做得好,娘今晚多做些肉给你吃!”

娘这话一说出口,她立马睁圆了眼望向爹爹,却见爹爹脸上悚然的表情与自己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