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被控制的路穆
作者:云易 更新:2019-11-21

作者:云易“如果你敢动他一根汗毛的话,那么我就叫你的脑袋立刻分家。”

领域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铺展开来,因为施术者脖子上多了一把亮晶晶的柳叶刀。“真正的”蓝斯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面无表情的威胁着和他长得极为相似的女性。但,我一点也不想感谢他!先不说会造成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以他那么“恰好”出现的行为来看,这小子搞不好一开始就躲在一边看笑话!

“不要伤害呜呜!”

舒倒是明显被蓝斯的行为吓着了,“砰”的变回了原形,立刻抛下我,去拉蓝斯的裤脚。不过她只是在帮倒忙,那样鲁莽的举动不仅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让蓝斯失手划破了雾舞的脖子。看到鲜血的流出,那小巫婆又开始施展她的噪音污染能力。

“伤脑筋′然属于黑暗精灵的类魔法不能用,但精神防御那部分是绝对可以的啊!难得继承了那个人的血。”

路穆忽然的冒了出来——看来他原来也一定是打算在旁边看热闹的一个——轻松的拍了拍我的头。我身上一轻,诅咒解开了!但已经学会了初级控制魔法力的我,很明显的感觉到我身上的封印松了一下,于是我反拽住了路穆的衣服:

“该死的,路穆,既然关于黑暗精灵部分的能力被封印了,那么我现在可以使用的魔法力是什么?”

“不知道……这一点,你应该去问香小姐,我也很想知道她解放的力量是什么,明明在魔法学院的时候,你使用魔法力的时候还黑暗精灵化的吧!”

“……”

问香菜?那女鬼不狠狠的耍我一记才奇怪!但我没有就这样放过路穆,而是转而和这个大混蛋算另外一笔帐:

“那么,鼓动小巫婆做那种事情,是什么意思?”

“是蓝斯出的主意,再说,我也很担心,作为你的长辈,你一直找不到女朋友,就这样断子绝孙的话,我怎么对得起卡西!而且你自己不也希望有胸部大大的,腰肢细细的,臀部翘翘的,长得水水的,平时满脸纯真的,看见你就脱衣服的……难得有满足你要求的……”

“舒才多大,和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哪里……”我话刚出口,却发现小鬼对我无心的要求真的很符合。

不知道何时摆脱了那两个巫婆的纠缠的蓝斯傻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怎么样,我很够朋友吧!”

“安德你,你竟然喜欢那样的女人。”相对的,“好像”认识我的雾舞却气红了脸,用发抖的手捏着巫婆常用的那种木质魔杖,颤悠悠指向了我。

“他喜欢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蓝斯却在一旁火上加油,亲密的一把搂住了我的肩膀,指着雾舞皮笑肉不笑的问:“翡翠,你说见到我的时候有些面熟,那么她呢?记得她是谁吗?”

“……是有些熟悉。因为长得像你吧!是你亲戚吗?可是我记得你好像没有……”

“够了!”

雾舞大叫了起来,忽然的拎起一直在哭的舒直接朝我脸上砸了过来——她真的有把这小鬼当公主看吗?——砸得非常之准,舒在与我的脑袋进行了“亲密接触”后,又大哭了起来,而雾舞本人则气冲冲的跑走了。

我痛苦的把抓住我脑袋狂哭不止的舒拎了下来,向路穆问道:

“这个雾舞,就你一开始所谓的美女吧!找她干嘛你不直接找蓝斯算了?欧阳会放鞭炮庆祝的。”

“她是女的,而蓝斯是男的。这是很重要的区别。”路穆笑眯眯的回答,然后目光奇怪的落在了披风的暗袋上面:“你那里面鼓鼓的是什么?我感觉到了奇怪的魔法波动。”

“贤者之石吧?不知道是不是真货。”我把奇怪的炼金术师奉送的东西掏了出来:“真奇怪,好象不能打开罐子,那怎么使用啊?”

一旁几乎被我遗忘(你怎么把她忘记的?)的小巫婆却叫了起来:“当当是真滴,上面有呜呜做的记号。为什么会在你这里?偶要了很久都不给滴说。”

“嗯,我也觉得是真的。”蓝斯赞同道:“听说贤者之石是必须保持熔化状态温度的红色状固体,的确是要用特殊容器装载,并且在特殊环境加以炼制的。”

我立刻觉得无趣起来,这样说贤者之石不等于是没有实用价值,非炼金术师不能使用的物品吗?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

“不过,真没有想到你那么快就到手了呢!”

“小心!”

在听到路穆奇怪的低喃的同时,蓝斯立刻的拉开了我。而在我原来的位置上,是路穆挥着身上携带的装饰用宝剑留下的痕迹。

“路穆?”

我疑惑的叫道,但那白痴精灵似乎已经不能听见我的声音了←面无表情的丢掉了他那报废的长剑,举起他的长弓,无形的长箭伴随着风的吹息,渐渐的成型。于是,路穆抬起他无神的蓝色眼睛冷冷的看着我——这是我在我一生中所见过的路穆唯一一次可称得上认真的表情——然后他拉开了弓弦……

“不要!好朋友不能打架的!”

打断了这里的沉默的是舒,当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后,立刻哭泣着去拉路穆,使得路穆的第一箭远远的偏离了目标。这时候,这位女性至上主义者完全失去了平日的风度,他毫不迟疑的踢开了拉着他的小舒,再次对我张开了弓弦,并且从口中吐出一串优美但难以理解其含义的精灵语。

“哼!找死吗?”

“不要,蓝斯你别动,不,离开这里!”

我摆出了备战姿势,却对已经掏出了柳叶刀的蓝斯命令道。

“可是……”

“他好像被什么控制了。”我看着路穆无神的眼神说道:“是很想就这样丢下这笨蛋不管,但他好歹是我的同伴!这是我的事情。而且,我还没有脆弱到这种事情还需要你保护的地步。”

“这样吗?”蓝斯看了我一会,然后很干脆的挥了挥手:“对了。今天你还没吃饭吧!完事了叫这笨蛋精灵带你来厨房找我。”

“知道!”

我回答道,但伴随着蓝斯的离开,路穆的利箭也向着我飞了过来。当然被早有准备的我安全避过,正在我想冲上去躲路穆的弓的时候,却发现躲过的箭转了个圈,继续追着我“飞”,而路穆的口中,正在念着另外一串精灵语。

“呜,讨厌!诅咒你诅咒你——诅咒讨厌的精灵弓箭手路穆-达格鲁——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身体变成坚硬的石头——”

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阴暗的墙角响起了小女巫的诅咒声。那被路穆踢开的小巫婆奇迹的压制下了自己哭泣的**,瞪着火红色的大眼开始进行她的诅咒。

我却在心里暗自咒骂道:该死!蓝斯那个家伙,叫他走他就真的一个人跑掉了!也不顺便把这小女巫带走,让那么一小女孩留在这种地方很有趣吗?不过,她的诅咒应该……无效!对了,好像精灵对诅咒有免疫能力。为什么路穆这种根本没有任何精灵特质的家伙,精灵该有的能力一样不缺呢?

“砰!”

路穆射出的,被我引至墙上的第一只箭,造成了巨大的坑穴。那力量足以令我粉身碎骨吧!他平时怎么没有那么厉害!还没有从惊恐中恢复过来的我却不得不痛苦的与第二只箭开始了追逐,路穆又开始念叨起了第三只箭的咒文。要不是这家伙是同伴,我早就让他尝尝自己放出的箭的味道了,可是我现在却不能弄伤他……他好像只攻击我,而不对付舒?

只好求助于那个小巫婆,我无奈的断定,并对舒叫道:“继续诅咒,舒,直到他不能动为止!”

我倒要看看路穆的幸运加值到底有多少!能免疫多少诅咒?

果然,在这房间被人为扩大到可以当成剧院使用的时候——我很奇怪上面的建筑怎么没有塌下来,也在舒念到第十三遍的时候,路穆的身体明显的一滞,我立刻冲上去一把抓住了路穆的手,想躲走他手中的弓,却发现他的手上不知道何时多了一对手拷。但与通常奴隶与犯人手上的不同,手拷上没有碍事的铁链,锁也是讨厌的魔法机关。

幸运的是,这种魔法机关偏偏是我这对魔法机关最没有办法者唯一可以解决的一种,当年蒙沙家的创师老头曾经……奇怪,路穆怎么会带着和创师一样的手拷?

虽然存在疑问,但路穆失去意志的问题倒迎刃而解。这种手拷本来就是可以通过控制者的意图进行控制的一种,换句话说,只要打开手拷,就可以使路穆恢复。我轻松的把我的魔法力输送进去,那据说可以抵抗一切魔法力量的约束物应声而开。

“……怎么了……”

恢复了神智的路穆呆呆的看着我。我刚要解释,身后响起了舒的大叫:

“偶要诅咒你——诅咒讨厌的精灵弓箭手路穆-达格鲁——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变成变成一只只会在花丛里打转的蝴蝶——”

她还没有停啊!这下子,还没有完全回过神,处于毫无防御状态的路穆“砰”的变化成了一只大到令人恶心的蝴蝶。我厌恶的拍开他,向舒说道:

“可以了。接下来,怎么解开诅咒?”

“……嗯,”舒支着脑袋想了半天后,回答道:“偶肚子饿了,没有力气!”

“……那么,我们先去找蓝斯好了。我的肚子也饿了。”

我摸了摸肚子如此回答,并且没有理会那只到处抖落磷粉的花蝴蝶的抗议,牵着小女巫,去找厨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