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完结)
作者:七彩虫虫 更新:2019-11-14

  (这两个竟然就这样让我倒下去,也不接住我,啊哟妈呀,痛死我了!早知道就不装晕了,这两个没良心的,只顾着吵也不来扶我一把,都躺地上半天了他们才看见……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小缘你醒啦!有没有事啊,怎么无原无故就晕到了呢?”楚云抱着小缘关心的问着。

  小缘坐起来,望了一下房间,除了楚云和自己,没有别的人。“雪纷呢?”

  楚云脸上的笑容瞬间没有,背过身去,淡淡道:“为什么你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他?你就这么喜欢他?你可知看到你和他玩的那么欢我心里是什么感受?”

  小缘马上跳下床,心想:哎~~谁都不能得罪啊,顾了那个,这个顾不了……“我知道错了,我只是问他去哪里了,没有别的意思。”

  “不知道,把你送回来后,他一声不吭就走了。”

  “哦,那我先去看下我爹,我说要陪他看娘的,结果都没去,我怕他伤心。”

  “那你去吧。”

  小缘匆忙赶到单郁的房间,单郁没有在房里,心想:那他一定还在后崖跟娘在一起。于是就又赶去后崖。后崖那里风又大了起来,没有下雪。小缘感觉混身在抖,又担心单郁的身体,加快脚步去看看。

  还没到崖顶,便看到雪纷也在那里,不知道跟单郁说着什么,只觉得单郁的脸色很难看,雪纷背对着自己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小缘偷偷躲在一旁的大石后面听着。

  “你只知道你对不起红容,那你有没有想起你还对不起谁过?”雪纷的声音不大,但是充满恨意。

  “我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

  “呵呵,我想说什么?你那么爱红容,你就没有瞒过她什么吗?”

  “……”

  “还不知道吗?你在爱她之前,难道没有跟别的女人相爱过吗?那个曾经也跟红容一样,挺着大肚子日日在家门口等着你回来遵守诺言的女人!为什么?为什么你能遵守红容的诺言,为什么就不能遵守你和她之间的诺言呢?”

  “你……你是!……”

  “呵,没错!我是孤寒月的儿子,你还记得她吗?我娘早死了,是跟红容同一天死的,是病死的……你只知道今天是红容的祭日,却不知道今天也是我娘的祭日!”

  “死了!……”

  “没错,我娘说,她重来不后悔爱上你,她生下我后被父母逼着嫁入了宇文家,爹对娘很好,对我也很好,虽然他不是我亲爹,但是比起你,我宁愿只有他这个爹!你知道吗?娘至到死之前,才告诉爹,其实她最爱的人还是你!娘让我不要恨你,她总是骗自己说你很忙,没有空才会没有实现诺言……那是她不知道你已经另结新欢把她忘了!”

  “我不知道当时她怀了你,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接你们回来的……”

  “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娘已经死了!我也不会回来跟你一起住,我还有宇文家,我是来为母亲讨公道的!”

  躲在大石后面的小缘已经惊呆,他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雪纷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哥哥?爹又怎么会在爱自己娘之前还爱过别的女人?小缘拼命的摇着头,他不希望雪纷是自己的哥哥,如果是,那么他们之间的感情又算什么?

  只听“铮”一声,雪纷已从自己腰间抽出那柄软剑,杀意已经怖满了眼睛。

  单郁看得出,他今天是非要杀自己了,笑了笑:“你要杀便杀吧,是我对不起寒月。动手吧,我知道自己也没有多久可活了,早点了结我,我也可以到下面去见她们两人了,跟她们说声对不起,是我辜负了她们……”

  雪纷的剑已经抬起,正对着单郁的心脏:“那……你就去死吧!!!”

  “不要!!!……”

  时间仿佛停止了,雪纷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剑尖刺入对方身体时,雪纷呆住,手里握着的软剑能感受到对方胸腔伏动传来的动荡,雪纷的手一下子松开了……

  小缘倒在单郁身上,单郁一把抱住,不可至信的看着儿子……泪水一下子涌出。

  “小缘!!!”一直跟在小缘后面的楚云悲痛的跑上来,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雪纷瘫软在了小缘身边,双眼死死的盯着小缘身上被自己刺入的心口,鲜血还在不断的往外涌出,泪水模糊了视线,雪纷拼命的摇着头:“不可能……不要……我不要啊!!!雪儿!……”雪纷一下子扑到小缘身上,紧紧的抱住,疯狂的哭了起来。

  小缘缓慢的抬起一只手,摸向雪纷的头,艰难的说:“雪纷……不要杀我爹……我不想承认你是我哥哥……可是……雪纷,我喜欢你……你不要哭……”

  雪纷抬起头,小缘咽不下口里的血,便全数流了出来,雪纷颤抖着双手,抹去血汁,却怎么也抹不干净……“雪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带你去找大夫,你一定要活下来。”

  雪纷想抱起小缘,可是小缘只微笑着摇摇头:“没用的……刺的这么深,来不及了……你听我……把话说完……”

  “小缘……”楚云泪流满面的望着小缘,双手紧紧的抓住那只越来越冰的手。

  小缘转过头,看着楚云,强撑着笑说:“相公……你也不要哭……我只求你……好好活下去……我最不希望……看到你……颓废的样子了……我第一……眼,看到相公……就觉得相公……好帅,呵呵……”

  楚云摇头:“小缘你不要再讲了,小缘也好帅的,相公从来都没保护好你,是相公的错……”

  “雪纷……我知道……你恨爹,但是……还是……你爹。我……希望……好……好,照顾……爹,好……不好?……”

  小缘说话越来越艰难,呼吸也越来越弱,雪纷忍着哭声,用力点点头。看着他心口流出的血大多的凝固了,染红了几乎整条衣服……小缘又呕了一口血,雪纷忙用手去接住,悲痛的说:“雪儿我会的,你不要再说了……”

  “爹……”小缘气若游丝的喊了一声单郁。

  单郁点点头,一滴泪就滑了下来,打到小缘脸上。“小缘我知道,你希望爹好好活下去,不要再伤心难过,爹会的……”

  小缘笑着点点头,望着白茫茫的天空,最后说了句:“我…爱…你们……”一滴泪悄无声息的从眼角滑落……

  “不!!!”雪纷抱着小缘,大声的嘲天吼了句。

  鲜血在茫茫的雪地里是那么的显眼,如绽放的鲜红花朵。石头上的三只小雪人依旧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三只紧挨一起,就像快乐的一家子……

  一年后的某月某日某时……

  宇文雪纷手捧着一束开的绚丽的黄桔花,朝后崖走去,正好碰到了单郁下来。

  “是要去找小缘吗?”

  “恩……”

  “雪纷,能叫我一声爹吗?这么长时间了,你也是我的儿子啊!”

  雪纷不理他,直接越过单郁继续走。

  单郁无耐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慢慢走去。

  “爹……”

  单郁停住脚步,转过身,雪纷已经不见人影,单郁笑笑:“呵呵,还是承认我这个爹了,雪儿啊雪儿,你这个哥哥终于叫我爹了……”

  溪水岸边全被白雪覆盖,溪水都被冰冻,岸边的大石头上已经做好了三只小雪人,依旧挨在一起。

  “哈哈,这个是相公我帮你做的爹,看!像不像?”

  “不像,丑死了,我爹那么帅,这个一点也不像!”

  “这个是我邵霞自己,怎么样?很帅吧?”

  “彩儿看,这个这个,这个可是小王爷我亲手做的哦,是你哦!”

  “哈,我也做了一个你,怎么样?”

  “百味,我饿了,你带来的东西还有没有啊?”

  “小缘啊,我带来的一整盒东西,你一人就吃了一半,你还要吃啊?你的肚子是什么做的啊?”

  雪纷走到三只小雪人边上,气氛的看着这群人问:“谁啊?把我做的那么难看?”

  只听楚云哈哈的大笑起来:“哈,雪纷你怎么才来啊,你来的这么慢,我就帮你的小人做好了,怎么样,不错吧?哈哈哈……”

  “你!可恶……”雪纷从地上抓起一把雪朝楚云扔去。

  楚云一闪,避过那一击。

  “啊!”

  “谁啊?竟然敢扔我?”

  雪纷一惊,连忙凑上去,关心的说:“对不起雪儿,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来是想打楚云的。对了,这是你要我带的花。”雪纷连忙把那束花拿到小缘面前,抱怨的说:“我为了这束花可跑了不少地方哦,下这么大的雪,很多花多都被冻坏了,这束可是花了不少钱弄到的。”

  小缘高兴的捧起花:“哈,谢谢啊,雪纷你真好!”然后便把花摘下来,一朵一朵的插小雪的人的头上。“戴黄花啊戴黄花,雪纷你看,这样是不是好看多了?”

  雪纷额头冒冷汗,心里说:我辛辛苦苦找的花,就这样给我败了……

  楚云恶趣味的从小缘手中摘了一朵花,快速的插在了雪纷的头上,高兴的说:“小缘快看,雪纷这样是不是更漂亮了,像个吃醋的小媳妇,哈哈哈~~~”

  “楚云……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雪纷,你戴花满漂亮的嘛,来来来,大家每人发一朵花,都给我戴起来,相公,我来给你戴!”

  邵霞凑上前来,撒娇的说:“小缘,你给他们戴,都不给我戴,我也要你给我戴。”

  “彩儿我来帮你戴!”

  “那我帮小仁你戴!交换戴花,呵呵!”

  “百味,你家那位呢?”小缘突然想起楚云跟自己提到陆兵跟百味的事情。

  百味笑着说:“他啊,陪着他儿子在飞雪宫里和一大群人玩呢!”

  彩儿呵呵一笑:“是你的儿子吧?哈哈!”

  “小缘你给不给我戴嘛?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来陪你玩的,上次爹竟然用那招把我骗回去到现在,我花了不少心思才又跑出来的。”

  “好好,给你戴,不要哭啊,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哭的啊?以前你可嘴硬的很啊!”

  ……

  “各位,今晚大年夜,现在玩的开心点啊!晚上回去吃到爆!哈哈!!!啊!谁又打我?”小缘捂着被雪打中的脸朝着这群疯猴子问。

  “打的就是你!”安仁边说又边扔来一个雪球。“你最爱费话了!”

  “好!看我不打死你们!”

  “啊!兄弟们开战了!”

  ————————————

  “咳咳,童子啊,不是师傅我不要你了啊,月老我本来是想把你快点弄上来的,但是你死后,那个楚云还有宇文雪纷,什么邵霞王爷的一天到晚的把师傅我骂个臭死!你说他们怎么就不骂阎王呢?”

  阎王这个大帅哥绿着个脸,阴深深的说:“关我鸟事?神仙的生死簿又不在我这里……”

  “哇,兄弟你什么时候出现的啊?”

  “我终于找到你小子了?没想到你竟然当了月老,还变了脸,你给我变回来!多年前咱们的情情仇仇还没了解,你就来管人间的姻缘?你说你是花了多少钱买通玉帝的?”

  “兄弟我错了,你别动手啊!这可是天庭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