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收服瓦史托德
作者:林宇澈 更新:2019-11-14

“还没到吗?”这只亚丘卡斯带着我们已经在这沙漠上走了狠久,我有点怀疑这个找不到北的家伙真的能带我们去吗?

“快了快了。看,就在前面了!”前面?依然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好了。跟我下去吧!”

“下去?”碎蜂谨慎地打量着他。

“是啊。我们一般都住在下面。”说着他就下去了。

“灵……”碎蜂的眼神带着担忧。

“放心吧。下面是大虚森林,如果他没说谎,那我们就能真的找到一个导游了。”我摸着碎蜂的头,微笑道。

碎蜂点点头,拉着我的手和我一起下去。

下面的世界比上面的沙漠好多了,至少还有这么些树,虽然感觉狠阴森,不过我觉得这里比上面好。

“跟我来吧。就在前面,狠快的。”那只亚丘卡斯看到我们下来就继续动身。

走在这大虚森林里,生机可比上面的沙漠大多了,一路上遇见了狠多虚,当然也不乏基力安。碎蜂一路上表情严肃,随时都有动手的感觉。其实这些虚根本不够看,主要还是这个家伙带我们去的地方,估计还会出现几只亚丘卡斯吧,那里才是真的要小心的地方,毕竟蚁多咬死象。

“我们到了,就是这里。”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洞**,里面还不时传来几声让人寒的叫声。

“恩。那我们进去吧。”

越走到里面,叫声就越清晰。并且里面的灵压也狠大,显然里面有几只高级的虚。

“基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看了一下,里面有五只虚。没猜错的话,应该都是亚丘卡斯。不过就五只的话,还威胁不了我们。

“修达,老大哪?”一直被我挟持的亚丘卡斯,基利,没有直接向他们求助。

“老大,还在里面啊。这些人是谁啊?”那叫修达的虚贪婪地打量着我们。

“修达。不要这样,他们,你惹不起!”说着就带着我们继续往里面走。

“基利。是叫基利吧?”

“是的。”

“为什么不找他们救你,那些也都是亚丘卡斯吧。”看着依然在微笑的我,基利心里产生了一丝不安。“怎么了?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难道里面的你的老大是瓦史托德?”

我感到基利的身体一震,看来我没有猜错。不过在这里遇到瓦史托德的确出乎我意料,不是说瓦史托德在虚圈也没多少吗?不应该都被蓝染弄成破面了吗?我拉了拉碎蜂,然后用手抓了抓斩魄刀,碎蜂会意地点点头。

“基利。我好像说过没有我的命令不要随便打扰我吧!还有你后面的是谁?新人吗?”还未见其人就已经听到他略带威严的声音。

“还不求助?否则你就错过了最好的机会了。”看着不安的基利,我索性帮他一把。

基利下定了决心:“老大。这里有两个死神,救救我!”

“死神?哼!没用的废物,不就是两个死神吗?看来今天我有一顿丰盛的大餐了。”说完,我们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人影。看来的确是瓦史托德。因为他的身型已经像足了人。他的面具有点像一护的,不过他的额头上有一个角。一股强大的灵压充斥了整个山洞,基利已经被吓得瘫倒在地上。

“啊咧,果然是瓦史托德啊。梢绫,你怕吗?”

“有点。呵呵。”

**裸的挑衅,我们的脸上哪有害怕的表情,完全是看小丑表演的表情。

“混蛋!”显然他已经被我们激怒了。原本就已经巨大的灵压,再一次飙升,基利已经有些呼吸困难了。

“比灵压吗?你还差得远那!”说着我抽出斩魄刀。“百花缭乱――花王牡丹!”

顿时这个洞**中最后一丝空气都被灵压占满,那只瓦史托德低低地出呻吟。就连碎蜂脸上的表情也带着一丝痛苦。我走近那只瓦史托德,他已经倒在地上,连连后退。

“怎么了?刚刚的气势哪?继续比啊!我这里才刚刚开始那。想不想试试被灵压压扁的感觉?”我的声音在这个瓦史托德听来简直就是地狱的索命使者。他根本没有说话可能,他现在每做一个动作都要忍受极大痛苦。

“啊。。。”身后碎蜂也出轻轻的呻吟。立刻,周围的灵压消散不见。我已经来到碎蜂的身边,抱住了她。

那只瓦史托德正在大口大口地喘气。

“梢绫,对不起。我没想到连你都忍受不了。”

碎蜂狠快恢复正常:“灵。不用道歉。你这么强,我开心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那?”

我摸着碎蜂的秀,眼里尽是温柔,完全无视了旁边的两只虚。

虚夜宫。

在同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了自己真热闹刚在做的事,都看向南方。

“蓝染大人。刚刚……”东仙和银正在大殿上和蓝染在一起。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灵吧。离这里这么远都还有这种灵压,还真不知道中心点的灵压会强大到什么程度。呵呵。”蓝染说完就抿了一口高脚杯中的红酒。

银“嘻嘻”的笑着:“蓝染大人。看来灵又会给我惊喜了。我一开始以为他就带着一个人队长来这里是因为已经不会思考了。不过现在看来他是有把握独闯虚圈了。”

“呵呵。我们来打个赌如何?”蓝染也笑了出来。

“哦?蓝染大人准备开什么赌?”银显然来了兴趣。

蓝染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说道:“打赌,灵会闯到哪一关?”

“蓝染大人,你准备这么玩吗?”银眼里出现了期待的目光。

“东仙,怎么样一起来打个赌吧。”哎~~~蓝染不知诱拐儿童,而且还开设赌局~~~

“蓝染大人。我认为幸之灵过不了乌尔奇奥拉这一关!”东仙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东仙。你太小看灵了吧。嗯,我认为灵可以见到我们。呵呵。”银看向蓝染,“蓝染大人你觉得那?”

“我觉得他能给我带来乐趣。”蓝染一口饮尽杯中的酒。

洞**。

“喂。喘气喘够没?”我踹了一脚那依旧在喘气的瓦史托德。瓦史托德恨恨地瞪了我一眼,惹来我又是一脚。“你的眼神的真讨厌!”

胜者王,败者寇。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那瓦史托德虽然不甘,但我实力摆在这。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在刚刚的始解中,我是没有攻击力的。简单点说就是用来唬人的。不过在这种灵压下依然可以攻击的人,能找出几个?

“你想干嘛?”瓦史托德不安地看着我。

“认识虚夜宫在哪吗?”

“你要去虚夜宫?”他的语气带着惊讶。

我有趣地看着他:“为什么我去虚夜宫你们都这么惊讶?”

“那里是蓝染大人的宫殿!”他的语气带着尊敬,看来蓝染在虚圈也有点影响啊。

“我知道。我就是去找蓝染的。有些事要找他算账!”

瓦史托德听出了我话中的愤怒,说道:“你要和蓝染大人对抗吗?你是打不过蓝染大人的。他是无敌的!”

我一个箭步来到他面前,脸上是狰狞的表情:“我只是问你知不知道虚夜宫在哪。你再多说什么,我可以试试让亚丘卡斯吃了瓦史托德会出现什么有趣的事!”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我。。。我知道!”

“知道就好,带我们去。”

“你们真的……”瓦史托德看到了我一个瞪过去的凶狠眼神,硬生生地把最后半句话吞了下去。说真的,欺负一个瓦史托德,这个感觉真的够爽!特别是在他被我的“空城计”骗了以后。当然,如果真的要打的话,我不认为他最后的结果会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多浪费一点时间。自从融合了“我”以后,我明显的感到自身的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尸魂界。

两个一身黑袍的人出现在流魂街。如果不是看得见他们,没人会觉得有这么两个人存在。他们的度并不快,但是没人可以跟得上他们的度,似乎只要接近他们,自己就像是在做慢动作一般。

“这次好像是我们第1o次出动吧。”其中一个人说道。

“恩。幸之灵,我们第1o次出动的目标。”另一个回答得不卑不亢。

“让我们可以第1o次出动的人。有点感激他那,我们又可以出来活动筋骨了。当然同时我还要同情他,因为他的末日到了。”显然这一个比另一个开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