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涡(210)
作者:pozhengzi 更新:2019-11-12

  吕叶韦等人刚到宾馆,在门外就听见常出天急令众人转移根据地,大骂又中吕叶韦之计也,是谁透的风呀?不料常富仁满脸阴霾冲进去,狠狠地劈给儿子两记耳光,大怒道:“你胆子不小呀?怎么这么不容人呀?亏小天及时相告我,你真懂得干大事呀?”

  吕叶韦等人也进去见众人有的鼻青眼肿,有的血肉模糊,都是**勋卓著。原草心进去气愤对常出天道:“要不是今天吕叶韦令他们对你们几个手下留情,放你们一马,想必………”

  这时,叶总突然闯进,道:“怎么样?你们干得还好吧?放心,后果有我来负。”叶总只顾说,忽地发现众人在此,顿时面目可惧。支吾道:“你们、你们、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呢?”

  原草心道:“这应该问你吧,原来这是你干的好事,你是真正的幕后人,你为什么这么做?”

  朱东、胖大海、吕叶韦个个握紧拳头,大汗淋漓,常富仁看到形势不对,殷勤献笑道:“大家别**、别**,有事情好商量,一切好办。”

  叶总开始猥琐着,让常出天的走狗们护卫他,原草心哭了,哭的很伤心,常出天惊呆了,怒道:“你哭什么,有你的吕叶韦保护你,还怕什么?我的难兄难弟还掉下泪了吗?”

  原草心过去愤怒掴他一个巴掌,气愤地指着叶总,将往事抖漏无遗道:“你和这**苟合在一起欺辱我,你知道吗?许多事你知道吗?……”

  “你说什么?”常出天惊讶无比,怒吼问:“叶晓季,到底你对原草心做什么了。”常出天吼着,步步逼着叶总。怒道:“今天是你的死期。”

  “哈哈!”叶总奸笑道:“你们敢把我怎么样?常富仁,你可要看好你儿子,别使他太**,那胡妞可不好惹呀,她既是你的**,也是你女婿的情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常小天道:“你说什么,我爸有**,我爸的**毁坏了我姐姐的家庭。”说完就出溜一下回家急报消息。

  常富仁大怒,指着叶晓季气骂道:“你也别忘记当年,我女儿为什么会嫁给焦鹏飞的。全托你的“福”呀?”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叶总惧怕地懦弱着。

  “你不是和我说过,你最讨厌两中人。一是地痞无赖,二是妖魔鬼怪。你的确败在这两种人手里。你能驱走不是地皮无赖,真正的地皮无赖比妖魔鬼怪更可惧却未被驱逐。”

  叶总明白了,气道:是地痞无赖焦鹏飞想报当年之仇,原来他暗里洞察一切,现在他终于得逞。他可以远走高飞到他的“避暑山庄”别墅里清闲雅居了。我曾经诅咒他穷一辈子,没想到心揣奸诈,为了得到他的目的他不择手段,常虹怀的儿子是我的骨肉,却被他堕掉了接着他有抢去你的情人胡妞胡妞孕的也许是他的孬种,我希望你我能给他堕掉,让他体验心痛

  常富仁顿时麻木了

  吕叶韦、胖大海、柳叶眉、原草心、朱东又乘上回校的火车,众人异常痛快常家和叶家会相残。甭管他们,也就管不了,太累了、太芜杂。使他们乱吧,自找的烦恼,倒不如做一个超然物外人……

  原草心昭示她爱的是吕叶韦。火车上,原草心依在吕叶韦怀里睡着了。吕叶韦抚弄她的秀发,吻她的额头,平静地望着她甜美的笑靥……

  一阵阴冷的风,昏天暗地,原爱心又因盗窃、殴打被逮捕了,常家向原明顺催逼债务,原明顺抱头哭着,林秀嚷着回老家去……常出天要和他们拼命……乱了,大乱了,如洪水猛兽不可挡……

  原草心醒来才知是噩梦一场,内心又加惧了,惶惶不安。思考久久,快到一个车站时,她借口如厕,下车了,这是吕叶韦等人永远无法料到的,满心失落,打开车窗,让泪水随风飘撒……不是梦见她离开,他们却从梦中醒来,回想起来时的一幕幕也不过如此、不过尔尔……

  回到学校后,不久吕叶韦收到原草心的来信:

  吕叶韦

  你好,别来无恙!我有一万个对不起想和你说。真的很抱歉,你还爱我吗?能忘掉我好吗?我现在心静如水,我很好!真的!我很好。

  我们不要去怪谁?我们也没有理由责备谁,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去责备他人,一切的一切都会过去,一切的一切又会开始,不都如此轮回吗?我又找了份安定的工作,真的很好!

  咱们都旋涡中挣扎,农村是旋涡,城市也是旋涡,经济好的村庄正在被城市化,经济萧条的被城市吞并,而经济收入相当可观的市民为了高档生活却从城市跳出去我们的社会是优胜劣汰的机器代我向胖大海、朱东、刘清烟、柳叶眉问好。好吗?

  朋友!从无奈之中站起来,我会找机会看你们的,记得周华健的《忘忧草》吗?我是一朵含笑花送你一根忘忧草。

  忘忧草

  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

  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

  依依不舍爱过的人

  往往有缘没有份

  谁把谁真的当真

  谁为谁心疼

  谁是唯一谁的人

  伤痕累累天真的灵魂

  早已经不承认还有什么神

  美丽的人生、善良的人

  心痛、心酸、心事、太微不足道

  来来往往的你

  我与他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

  忘忧草忘了就好

  梦里知多少

  某天涯海角、某个小岛

  某年某月某一次拥抱

  青青河畔草

  静静等待天荒地老

  朋友,忘记吧,忘记就好!

  还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的话吗?如果仅一分钟就可以包含我们所有的幸福,我想这一分钟足矣!可是我们有这么一分钟吗?没有,真的我们没有。

  努力吧!我们都会好起来的,我相信,难道你不信吗?只**们敢于面对残忍。人需要励志、向上。如果你真的爱我,**你做到最好、最棒。

  吕叶韦安静地躺在床上,精神恍惚,神情呆滞,四肢麻木。泪从眼眶中溢出,吧嗒吧嗒吧嗒地长流,心碎了。嘴不停地呢喃着旋涡……想睡却睡不着,闭上眼睛,叫泪哗哗地流淌着…

  吕叶韦始终未料到当自己由情感中得出的推论旋涡被证明的同时也使自己的感情一败涂地

  终究他还须坚强站起来了,睡不是办法,因为我们活着就必须敢于面对生活、敢于挑战、敢于为人生图强。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