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山高水长路迢迢
作者:贫道小沙弥 更新:2019-11-21

“你信与不信,不在于我,而在于你。”闻仲的话不重,声音可以说起跟他其他时候说话的声音相比还有少许的轻。

闻仲有转头看了一眼猴格,有重新对着余容度说道,“而至于我说的话,那既然是承诺就要履行,人无信不立,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闻仲说的话却还没有赖过,不过既然你这般怀疑,我也不好说什么,所谓察言观行,你自己决定吧!”

闻仲的话说完,露出难得的淡然笑容,竟然不管不顾的运行着一种有异于常规的功法,原本就是因为下界的缘故,使得仅仅是神识元神的闻仲忽然开始毫光大亮,开始也仅仅是一些微微的光芒,可时间不长,光芒却是越来越盛,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闻仲那具神识元神显现出来的身影已经光芒四射。

这亮光虽然不刺眼,但却亮的白茫茫一片,在这深夜中进入白昼一般。

这个时候猴格才反应过来,望着闻仲那在白光绽放之前那难得的淡然笑容,有些焦急的说道,“老太师且慢,且慢啊,你这么一出可是元气大伤啊,现在不是咱赌气的身后,知道您德高望重,但是也不能这么激进啊,咱们有话好好说……”

猴格的话没有说话,闻仲那下界的神识元神说显化的身形已经开始逐渐的变得淡化,慢慢的变的虚幻,最后白光一收,那个地方闻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仅仅剩下一团灵光!

这就是应该闻仲最后留下的五行遁法变化之道的灵识,这种灵识完全是修炼者把自己说修炼过这种功法的所有的感悟、运用以及境界等等炼化出来,谁接收谁就接受这种功法,只不过是被封印了部分效用的,随着自身修为的增长自然解封的超级捷径。

而使用醍醐灌顶的法术更是使得原本修炼者的任何一点感悟都不会流逝。但代价却是重大的,首先,施法者将在也不会这一门道术,除非自己再重新修炼。其次是对于施法者元神的伤害,直接作用于灵魂的伤害,不是一般的伤害所能比拟的。

正是这种种的后果以及施展条件的苛刻,修真界这种传功方式还真的极其少见。除非是那种单传的师门,或者某个人生死关头为了某种目的才会施展。而这般仅仅为了一个承诺,就如此的,至少在赢秦和猴格看来却是不值的。

看到这最后竟然发展到如今的状况,猴格不知道该说谁的不对,对于他来说,闻仲闻太师固然更加的亲近,而且对于他的帮助可能更大,毕竟是跟从一路走来的老臣子,这般一个结局至少不是他想看到的。

而余容度对于猴格来说却是疏远一些,而且还有着种种的敌对关系,以及未来争斗的可能,但如果说对于余容度在这件事中的责难却又无论如何依照他的脾气,说不出来。他还不至于气急败坏到不顾及道理的地步,毕竟,这件事中余容度没有做错。

那悬浮在空中,散发这微微亮光的灵识球,猴格想要得到,毕竟以他现在的身体,得到之后,修炼的速度会异常的顺利,但是想想以后还要面对闻仲,他就下不去手,左右为难的猴格看了一眼余容度,早已经没有先前的兄弟情长,而是一种疏离出现,有些平静的说道,“山高水长,长路漫漫,后会有期,我还有紧急的事情要处理,先告辞了!”

说完就走到龙吉公主身边,向着龙吉公主传递了一个眼色。龙吉公主对着余容度和赢秦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掐动法决找来白云,飘然离去。

原本一行三人却是只留下一个蓦然君竹。

蓦然君竹看了一眼余容度,也是有些歉意的说道,“余公子,我家大王更闻老太师感情很好,当年要不是闻老太师的支持,我家大王很多事更难,这般一些结局都是我们不远看到的,我家大王一时间感情上接受不了,也是人之常情,我代我家大王给您配个不是!”

望着那个做了一个万福的蓦然君竹,看了一眼抱拳告辞没有说一句话,跟着龙吉公主和猴格离开的仆散叶,余容度没有理会那灵识光球,却是对着蓦然君竹问道,“你准备怎么办?还要去追你家公主和大王?”

蓦然君竹注意到余容度用的是“大王”来称呼猴格,却也知道这事怕是一个芥蒂,但想想以后宋金要交战,双方这般晚一点翻脸倒不如现在就心中有个预备,也就放下心来说道,“不去了,缘分尽了就是尽了,身为丫鬟,以命相抵原本的恩义,足够了,任谁也说不出什么话,以后,我的路,估计还不知道如何呢?我想我得去找大叔了,我也该潜心修行一段时间,争取咱们下次见面的时候我能顺利的晋升灵仙吧。”

“那就提前预祝你顺利晋级啦。”余容度抱拳拱手道,这个表现却是再明显不过的一个意思,送客。

蓦然君竹也是自然的转身就离开了,跟龙吉公主的喜欢驾云不同,或者因为本身出身草木之灵的缘故,蓦然君竹更喜欢一种飘逸潇洒的踏风而行,时不时的掠过灌木和树梢,一种凌波仙子的超然却是留在这一片深邃的夜色中。

赢秦看了一眼余容度,没有丝毫的贪念,看着余容度说道,“你自己解决,我先去山脚下等着,去蜀山峨眉的路还真长,山高水远的,也不差这一会,这事啊,到现在这种地步,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自己拿主意吧,反正,这因果已经结下了,无论你领不领着人情,都是你欠下的人情因果。”

黑山老妖看到赢秦已经说话,从自己怀中掏出一架马车的模型,随手一抛,就化成一架始皇帝的辒辌车,巍峨的立在那里,就是前面拉着的骏马也不时的踢着马蹄子,就如完全真的一样。

赢秦踩着小凳子上,上了马车,黑山老妖麻利的收起凳子,对着余容度一拱手说道,“我们现行一步,山下等余公子了!”

说完跳上马车,赶着马车,在车下那顺其自然的秦直道上稳稳当当的向着山下驶去。

片刻之间,华山之巅就剩下了自己,余容度看着这已经被龙吉公主施展四海瓶中的灵水修复过的景色,虽然生机勃勃,却让他感到一阵阵的寂寥。

好好的一桩帮忙事情,缘何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自己的错吗?怕是猴格也不敢说是自己的错。是闻仲的错吗?人家都已经做出了这样,履行了人家的承诺和所说的事情,至于算计什么,包藏什么祸心,现在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到底该不该接过来。

就在余容度在矛盾沉思的时候,一个老者出现在这华山之巅,赫然就是刚刚已经离去的清虚处士扶摇子白云先生陈抟陈图南。

“白云先生有和指教?”余容度并没有放松警惕,尤其在现在这个时候,对于陈抟老祖的出现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发现对方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也是没有敌意的问道。

陈抟那花白的胡子微微一动,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望着余容度,淡然的回答道,“怎么样,现在这种局面是你没有想到过的吧?发展到现在这样,你觉得到底是谁的错?”

余容度低头沉思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算计者,人恒算计之,你以为你的算计我不知道?”陈抟轻声的说道,“那不过是意气之争,如果仅仅是为了找不痛快,你现在就不痛快,根本不用我再去费心去琢磨。无为而无所不为,说的正是这个道理。而你之所以陷入现在这个境地,很多是因为你心中的欲望,想要,却又怕着怕那,如果你真的怕,大不了不要,无欲则刚不就什么都不用担负了?”

余容度听完之后却是笑着,指着那灵识光球说道,“这五行遁法变化之道你想要?”

“不想!”陈抟断然的回答,只是他的回答却是出乎了余容度的意料,看着露出愕然惊讶的余容度,陈抟却是正色说道,“我好好的华山呆着,没必要跟自己找不痛快,这个东西对于你来说,可能意味着很多,但对于我来说就只意味着一点,那就是麻烦,有那心,我还不如睡一觉。我生性拙惟喜睡,呼吸之外无一累。宇宙茫茫总是空,人生大抵皆如醉,劳劳碌碌为谁忙,不若高堂一夕寐。争名争利满长安,到头劳攘有何味?这样挺好的!”

余容度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的固然不认错,问题是对于我来说也是个麻烦!”

陈抟却是摇了摇头说道,“难道没有他你的麻烦就少了?莫愁前路无麻烦,天下谁人不识君!你天外之人的名头,神州浩劫的应劫人,蜀山峨眉的敌人,修士妖族联盟通缉之人,你的麻烦似乎也不少,不是有句话叫虱子多了不愁嘛?”

余容度听我干陈抟说的话却是忽然笑了起来,是啊,自己本身就是少不了麻烦,那既然如此,这般胆小谨微的就能换来平静吗?未必!

想到这里,余容度伸手把那灵识光球收起来,顺手就放进自己的本命空间里,然后转身对着陈抟一鞠躬,再也没有说话,转身向着山下走去。

望着余容度的背景,陈抟伸出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似乎是抹掉那根本就没有冒出来的汗水,淡淡的喃喃自语道,“好家伙,这烫手的山芋终于送出去了,幸好幸好,不关我的事,还是睡觉好啊。”

“争似臣,向清风,岭头白云堆里,展放眉头,解开肚皮,打一觉睡!更管甚,玉兔东升,红轮西坠。……”一阵小调从陈抟的嘴里哼出,然后身形慢慢的消散,华山之巅上只留下清风明月。